新闻动态

<<返回上一页

夏威夷州考爱岛人是如何成为跑步小说家的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09:22来源:未知点击:

  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第二章2005年8月14日夏威夷州考爱岛人是如何成为跑步小说家的
 
  八月十四日,星期天。早晨,_面用MD听着卡拉.托马斯和奧蒂斯。雷丁的音乐,_面跑了一小时十五分钟。下午在体育馆的游泳池里游了一干三百米,傍晚时分去海滨游泳。然后在位于哈纳雷小镇入口处的"海膝餐厅"喝啤酒,吃鱼,是一种叫"挖路"(walu)的白肉鱼,请店家用炭火烤熟了,洒上酱油。配菜则是土耳其式的烤蔬菜串儿,配以大盆的色拉。进入八月以来,到今天正好跑了一百五十公里。跑步进入我的曰常生活,是在很早以前,准确说来是一九八二年的秋天。那时候我三十三岁。
 
  稍早于此,我在干驮谷车站附近经营一家类似爵士倶乐部的店。大学一毕业(因为打工太忙,有几个学分还没拿到手,该说仍然在学),立刻在国分寺车站的南口开了一家店,经营了三年左右,由于大楼改建,遂迁至市中心。店面算不上大,然而也不算太小。放了一架三角大钢琴,店里勉强可以容纳五重奏乐队演奏。白天供应咖啡,晚间改作酒吧。佐餐佐酒的菜看也一应倶全,周末还安排现场演奏。这种店当时比较少见,客人顺利地增多,经营还算不错。
 
  周围很多人似乎预测,这种业余爱好般的买卖注定不会成功,不谙世故的我不会有经营才干,然而这预测落了空。老实说,连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有经营才干,只不过觉得一旦失败了便是穷途末路,才不顾一切拼命努力。勤勉、耐劳、不惜体力,从前也罢现在也罢,都是我仅有的可取之处。倘若比作马匹,我恐怕不是专事比赛的赛马,而更接近于从事杂役的驽马。我本是工薪阶层家庭出身的孩子,对做生意可谓知之甚少,不过太太却是商家出身,她身上那种类似悟性的东西帮了大忙。任凭我多么优秀,仅靠一介驽马,也注定一事无成。
 
  工作很是艰苦。清晨就开始干活,一直得干到深夜,累得筋疲力尽。也曾遭遇种种严峻的局面,也曾抱头苦思却痛无良策,也曾多少次饱尝失望的滋味,然而我废寝忘食地拼命工作,渐渐地收支趋向平衡,还雇上了帮工。在即将迎来三十岁的时候,好容易能喘口气儿了。当时从能借钱的地方借足了钱,偿还债务一事大致有了头绪,我终于感到算是告一段落。之前,我一心考虑如何生存下去,如何将脸探出水面,几乎无暇分心旁骛。现在好歹算是爬过了人生中_段陡峭台阶,来到一个稍稍开阔些的场所,心里也生出了自信:既然已经安抵此地,今后就算路途多舛,大概也能对付过去。做一做深呼吸,缓缓地环视四周,回顾走过来的路,就该采取的下一步进行思考。三十岁迫在眉睫,已然逼近不能再呼为青年人的年龄。于是乎——连我自己也始料未及—我下了决心:写小说!
  • 夏威夷州考爰岛在盛夏的
  • 夏威夷州考爱岛人是如何
  • 第一章 2005年8月5日夏威夷
  • 作为选择对象的磨难